身边好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先进典型 > 身边好人 > 正文
退出宽屏
“儿子走了,但要走得有价值!”
来源:南湖晚报 责任编辑:沈鸿燕 时间:2019-07-15 10:39:11

  

  陈戟生前照(翻拍)

  暴雨猛烈来袭,天色一片昏暗,急骤的雨点打在海宁市区白漾里一套古朴老房子的窗玻璃上,如泣如诉。

  现年79岁的陈宗岳和77岁的妻子支韵琪望着桌上儿子的照片,仿佛阳光、帅气的儿子一直都没有离开。

  “爸爸,我在你们小区附近装热水器,装好过来吃午饭。”陈宗岳记得,6月21日上午,他和老伴烧午饭时,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他还特意去街上买了点牛肉,从不挑食的儿子过来以后吃得很香,“他边吃还边笑着说:‘这么丰盛,像是来了大客人啊!’”

  谁料想,这一顿饭,竟成了原本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迎来50周岁生日的家中独子,与他们共进的最后一顿午餐!

  两天后,他们的儿子陈戟在海宁长安户外安装热水器时,从高空坠落不治身亡。“谁都不愿接受这一事实,儿媳伤心欲绝,眼睛都哭肿了,但也无能为力。”支韵琪老人不停地抹着眼泪,“人总归是走了,但要走得有价值!”

  忍着悲痛的花发老人说服儿媳,捐出了儿子的心脏、肝脏及1个肾脏,紧急救治他人。

  目前,浙江省人民医院传来了陈戟捐献器官让3名重病患者重获新生的消息,两位悲痛的老人从中获得了些许安慰。

  

  陈戟的父母

  “如果儿子回不来了,就让他做点有益的事吧”

  陈戟的这场意外发生在6月23日下午3点多。当天下午5点多,陈宗岳和老伴接到儿媳打来的电话时,还以为儿子出了车祸,“没料想会这么严重!”

  当晚7点左右,他们从海宁市区赶往位于长安镇的海宁市中心医院时,发现头上裹满纱布的儿子,正一动不动地躺在ICU的病床上,身上插满管子,不能说话。

  在一旁哭得伤心欲绝的儿媳告诉他们,陈戟是为长安一户居民在户外安装热水器时从二楼突然摔下来的,“听说他摔下来时后脑勺先着地,当场昏迷,头部摔得非常厉害。”

  CT扫描显示,陈戟脑干损伤,呈弥漫性脑肿胀,瞳孔已经散大,海宁市中心医院紧急联系了浙江省人民医院专家前来抢救。

  “我们到的时候,省里来的专家已在紧急抢救。”陈宗岳抹了抹潮湿的眼眶,“不多时,医生就神情凝重地告诉我们,情况非常严重,送省里开刀,可能到不了医院人就没了;在当地医院紧急输液保守治疗,可能最终救不过来,哪怕救过来,将来也是植物人。”

  陈宗岳夫妇老泪纵横。“我当时就失控地对病床上的儿子说,儿子你不能走,我们养你近50年,你还没有报答我们,你一定要挺住,不能这么狠心地走。”他说完这些话,看到儿子眼角淌下一滴泪,“那是他受伤后和我们唯一的一次交流。”

  分分秒秒的时光流淌中,陈戟的病情越来越重。

  陈宗岳事后第三天进ICU病房,发现儿子只能靠呼吸机和起搏器维持生命体征,“医生叹息道,陈戟的体质非常好,出了这么大的事,心脏还很不错。”这一声叹息,让陈宗岳突然想起刚从报纸上看到的,嘉兴第一医院的海宁籍医生陈怿英年早逝,父母帮她捐出器官抢救他人的大爱之举。

  “如果儿子回不来了,就让他和陈怿医生一样,再做点对社会有益的事吧!”支韵琪之前也看过陈怿的报道,可当老伴对她满眼泪花地说出这话时,她不能接受,放声痛哭。

  但面对儿子越来越不容乐观的病情,支韵琪最终接受了老伴的建议,“人总有一死,与其死了烧成灰,倒不如捐出器官救助他人……如果儿子回不来了,就让他做点有益的事吧!”

  “你们要挖就挖我的心脏吧”

  两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在独子离世的最后时刻,强忍悲痛想捐出儿子的脏器救治他人,可他们同儿媳沟通,一开口便遭到了儿媳的强烈反对。

  陈戟的妻子和陈戟结婚17年,一直相敬如宾。平日里,陈戟满海宁给人家安装热水器,回家时常会给妻儿带点好吃的,傍晚还会拉着他们在小区周边散步。出事当天,陈戟出门时还问妻子:“今天我去长安干活,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但让妻子怎么也没想到,丈夫的这一告别,竟然成了永别。“平时安装完热水器都会打电话早早回家,这天迟迟不见电话,我觉得不大对劲,打电话过去,一个陌生的声音告诉我老公出事了,在医院。”刚开始,陈戟的妻子也以为陈戟出了车祸。

  在医院,陈戟的妻子非常悲痛,一度失控。“医生说陈戟即便救过来也会成为植物人时,她也苦苦哀求医生一定要把他救过来,她说即便是植物人,她和孩子每天看看他摸摸他也就够了。”陈宗岳夫妇又禁不住满眼泪花,其实儿子一家不富裕,他们住着早些年买的经济适用房,儿媳生孩子后没有稳定工作,孩子下学期也要上初中了,“儿子就是家里的顶梁柱!”

  眼看着儿子床头病人监护仪上的多条波浪线正一点点变成直线,陈宗岳夫妇知道儿子的时间不多了,便一边忍痛安慰儿媳,一边联系红十字会。可当大家同陈戟的妻子沟通时,她仍号啕大哭,并说:“你们要挖就挖我的心脏吧!”

  在家人不厌其烦的反复沟通中,陈戟的妻子慢慢冷静下来,最终在省、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在器官捐献志愿书上签了字。但她同时提出要求:“我们捐献不求名不求利,老公的肾要保留一个,这样能保留他的男子汉气概;老公的视力一直非常好,眼角膜也不能捐,让他能看到回家的路。”

  7月1日,经权威医疗机构鉴定,确认陈戟已符合脑死亡临床诊断标准,适合器官捐献。7月4日下午4点多,陈戟被推进手术室,浙江省人民医院、浙二医院以及树兰医院的医生们从陈戟身上摘取1个肾脏、肝脏及心脏,并迅速运往杭州救治他人。陈戟由此成为海宁第一个心脏捐献者。

  

  器官捐献手术(翻拍)

  “不求名不求利,只愿儿子走得有意义”

  陈戟的遗体告别仪式在7月7日举行。“整个仪式很简单,默哀火化之后,很快就入土为安。”两位眼睛至今还有点红肿的老人记得,当天,儿子生前的很多同学闻知这一消息都前来同他告别,“他们安慰我们说,陈戟是一个很友好、很善良的人,对于我们的这一决定,他在另一个世界一定非常支持。”

  娘家在平湖的支韵琪告诉记者,儿子出生在平湖,从小就听话懂事,她后来从平湖调到海宁与丈夫团聚时,儿子才回到海宁。他一直非常善良,热爱生活,乐于助人,“上世纪90年代,他开过灯泡厂,当过小老板。后来灯泡厂生意不好,他就打工养家,干过很多工作,这份帮人安装热水器的活干了3年多。不管当老板还是打工,他都非常勤快,从来没有叫过苦。”

  陈戟出事后,他的家人一直不愿接受媒体采访,直至看到陈怿捐献器官受助者写来感谢信的又一篇报道,逐步走出悲痛的他们才开始面对媒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这么做,不求名不求利,只愿儿子走得有意义。之前觉得没什么好报道的,看了关于陈怿医生的第二篇报道,我们才觉得弘扬社会正能量,也是在做有益的事,所以决定配合媒体。”

  送记者走出家门时,两位老人告诉记者:“省人民医院已经打电话给我们儿媳,说我们儿子捐献的宝贵器官,已分别成功移植在一位尿毒症患者、一位肝硬化患者及一位患心脏方面疾病的患者体内,挽救了3条人命,这让我们觉得儿子并没有离开,而是换了一种方式在延续他的生命。”

  记者离开两位老人的老房子时,才发现门上挂着闪亮的几块牌子,一块是浙江省退役军人事务局监制、浙江省人民政府颁发的“光荣之家”;一块是当地发的“八星级文明家庭”;还有一块是写着“讲党性 重品行 做表率 党员户”的小红牌。记者一问才知道,陈宗岳老人于1959年考入杭州大学(今浙江大学),1962年起当过6年铁道兵,在北京、山西、四川等地参与过多条铁路的修建,当过排长,曾为掩护全排士兵安全撤离受过伤;同时,他还是一名已有50年党龄的老党员。

  “儿子受他影响,出事前思想就很好,所以我们的这个决定,我想儿子一定能接受!”支韵琪老人补充道。(晚报记者 陈 强 摄影 邬兴华)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