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好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先进典型 > 身边好人 > 正文
退出宽屏
诸何英:照顾瘫痪母亲30多年,现在又照顾患病父亲
来源:南湖晚报 责任编辑:沈鸿燕 时间:2019-07-19 17:00:38

  “爸,吃早饭了,啊,张嘴。”给父亲戴上围兜后,诸何英端起桌上的粥碗,舀了一勺,轻轻吹凉后递到了父亲的嘴边。仿佛早已习惯这种“服务”,何水生乖乖地张开了嘴,一口将勺子里的粥吃进了嘴里。“来,再吃口油条。”父亲的配合让诸何英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

  “自从生病后,我爸就不爱吃饭了,你看他整个人瘦得都脱形了。”望着父亲凹陷的脸颊,诸何英满眼心疼,她回过身用围兜给父亲擦了擦留在嘴角的饭粒,叮嘱道,“爸,我今天要去店里,你待在家里不要出门,中饭我已经准备好了,就放在桌上,中午你自己热一下,一定要吃啊!”

  去年9月,诸何英的父亲被确诊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从那时起,每天早上5点不到,起床给父亲准备好早饭和中饭,一锅白粥、一碟咸菜,出门买上父亲最爱的油条,一切准备妥当后,叫父亲起床;6点出门取货,匆匆赶往位于新秀农贸市场的酱鸭店;晚上六七点,做完一天的生意,诸何英又带了饭菜从店里急急忙忙赶回家给父亲吃晚饭。

  这,便成为了诸何英每天生活的常态。

  那个时候的日子哟

  苦得可以拍电视了

  今年50岁的诸何英是秀洲区新塍镇来龙桥村的村民。只要一提起她的名字,村里的邻居没有一个不竖起大拇指的。孝顺、勤劳、善良……这些词语揉捏到一起,基本上就可以拼凑出诸何英的“剪影”。

  如果要概括诸何英前50年的生活,一个字足矣,那就是“苦”。

  8岁时,诸何英的母亲肌肉萎缩、全身瘫痪。母亲突如其来的怪病,让原本和乐美满的四口之家瞬间蒙上了一层阴霾。四处奔走,辗转于上海、杭州、嘉兴三地,只要听到哪里的医院有希望治好母亲,诸何英一家就会赶过去,可惜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短短两三年,家里的积蓄就用光了,当时母亲一天的中药费要2块8毛,父亲一天的打工钱才2块,根本不够!”诸何英回忆道,“最穷的时候过年都是跟亲戚借的钱。”为了让家里的生活稍微宽松一点,在诸何英14岁那年,父亲到上海去工作。自此,诸何英便承担起照料母亲和妹妹的重任,开始了对母亲长达30多年的陪伴和照料。

  洗衣、砍柴、烧饭,替母亲擦身、洗澡,年幼的诸何英早早便成为了一个“小大人”。

  “下午4点多放学回来,放下书包就要去田里干活、准备晚饭;等吃完饭洗好碗,再把母亲和妹妹的衣服洗了;晚上服侍母亲躺上床后,我这一天的‘活’才算结束了。”诸何英掰着手指和记者细数当年“繁重的家务活”,她苦笑着告诉记者,“那个时候哪里有时间做作业呀,干活都来不及,所以我的成绩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差。”

  初中毕业后,诸何英放弃了升学和工作的机会,开始全身心照顾母亲。每天5点不到就要起床,带母亲上厕所、刷牙洗脸、准备早饭……诸何英开玩笑道:“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睡懒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30多个春秋,1万多个日夜,这样的日子虽然辛苦,但诸何英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怨言。她说:“这是我的母亲啊,不指望我还能指望谁?”

  如果母亲活着,该有多好!

  随着自己和妹妹结婚、生子,前几年,诸何英帮着妹妹做吊机生意,生活有了不小改善。亲戚朋友都建议她请保姆来照顾母亲,但是她拒绝了。

  “我早就照顾习惯了,别人来我也不放心。”诸何英说。如果白天实在忙不过来,她就叫姨妈过来帮忙。

  为了让母亲过上舒适的日子,诸何英花了万把块钱给母亲买了一套全自动的全身按摩椅和脚底按摩器,在卧室装上了空调;为了给母亲增加营养,她给母亲买了豆浆机,每天早上一杯现磨豆浆……“我妈苦了一辈子,所以只要条件允许,我都会尽量去满足她。”

  在诸何英的悉心照料下,母亲虽长年卧床、坐轮椅,身上却没有一处褥疮。母亲去世前,感到最亏欠的就是这个大女儿。她常说:“如果没有这个女儿,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如今,距离母亲离世已经过去了3年多,但每每谈起母亲,诸何英都忍不住会湿了眼眶。“很多人都说母亲走了我就解脱了,但我一点也没有这样的‘庆幸’,我宁愿再服侍她十年、二十年,只要我妈还活着!”忍了又忍,诸何英的眼泪最终还是掉了下来。

  母亲刚走不久,父亲又倒下了

  诸何英家里的轮椅“休息”了两年,便又派上了用场。

  因为年轻时太过劳累,几年前,诸何英父亲的坐骨有了坏死的症状。而去年下半年,在患上阿尔兹海默症后,父亲何水生就彻底站不起来了。

  “之前我爸还能拄拐杖走,但病了之后整个人瘦了很多,到后来站也站不住了。”说起父亲的病情,诸何英叹了口气道,“最严重的那段时间,他连我也不认得了,后来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才稍微好了一点。”

  如今的何水生时而清楚时而糊涂,但尚有自理能力。“我爸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爱吃饭,我早上给他准备好的午饭,等晚上回来一看,动也没动。”诸何英头疼地对记者说,“他现在越来越像个孩子,每天都叫我带他出去玩。有时候我门还没出,他就坐着轮椅在门口等着我,跟我说‘你去哪里,我也去哪里’,真是叫人又好笑又心疼。”

  母亲刚走没多久,她父亲又成了如今的模样,许多人都觉得命运对诸何英非常不公。

  医生告诉诸何英,她父亲的病情只会日益加重,再发展下去,父亲身边就离不了人了。有人给诸何英出主意,让她把父亲送去养老院,诸何英只是摇了摇头:“不行的,我爸很依赖我,如果一天见不到我,肯定要闹的。真把他送去了,别说他不安生,我也睡不着。”诸何英笑了一下说,“真到了那一天,我就把店关了,和以前一样,做我爸的‘全职保姆’吧!”(晚报记者 付梦婕 通讯员 赵维卒 谈佳怡)

操作选项

字体大小

宽屏阅读

打印文本

分享